<dd id="op7pr"><track id="op7pr"></track></dd>
<button id="op7pr"><object id="op7pr"><input id="op7pr"></input></object></button>
  • 慈溪故乡行

    方彭君 原创 | 2019-04-19 15: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农村 农业 农业发展 

    慈溪故乡行             正稿

    我己有十多年末回家乡了,这次趁国庆节儿子休假,他陪我回去,逐我心愿。
     
    坐上儿子开的汽车上路了,他事先订了一个叫海如别苑的旅舍,以往我们从来没有去过。

    过去到乡下去是坐长途车或火车,这次自家开車去真的不认路,毕竟有几百公里的跨省际呀。他虽开车十年,但都在上海市区上下班用车,连远郊也绝少去的,对此次远行,我是有些忐忑不安的。但令人惊奇的却是车子的导行,我们在它的指引下走出上海市区,踏上去浙江的国道,再上杭州湾跨海大桥,到了浙江慈谿。

         以下的道路有不少是乡间小路,但导行都给正确的指点,甚至连乡间小店,也能正确告诉你,在行路中它不断告知注意前,后的车流情况,五十公尺前变道,过什么地方可转入另一条道路,真是太神奇了。

    我家乡过去人丁兴旺,如今年轻人都离村去城市或县城,也有去城镇的,农村田间都是老人留守,显得落寞了。过去该村能在地图上表出来,现在已看不到了,但导行还能从距旅舍二公里外的这个无名小村,让你左拐右拐,甚至走羊肠小道,也能正确无误地引导你,进入该村的小小仃车场上?萍几谋渖,造福人类。

    我们每到一处村落,过去的晒谷场都改建为仃车场,我想在收割稻谷后它还可当晒谷用的,是兼备的吧。但更多是用作仃车,有地锁等设施。且各村都仃了各类车子,我们这个边僻小村,老人居多,但也仃着几辆呢! 

    我亲戚家大多有车,而助动车更多了,家门口仃了好几部,过去步行去集市,或去另村探亲访友,现在都以车代步,甚至连远一些的田头都不步行了,十分方便。在乡间路上,看到不少买菜回来的主妇们,骑上助动车飞驰而过。

    西蔡是我的出生地,在东面也有一个村子叫东蔡,现在这两个村都衰落了,过去都是独立的行政村,现在划归范市新东村,成了个自然村,去行政村办事,还有几里地。

    西蔡在我儿时有数百户近千人,现在人口大量减少,村庄显得败落。原本是方蔡两姓。在上世纪初,外姓人也搬迁至此,人口扩大。上世纪六十年代年自然灾害时期,许多城镇女青年嫁入本村。因为有山林,湖泊,田野等自然资源,只要有劳力就有收成,获取食物不成问题,边僻山村的劣势一跃成了优势。
    随着改革开放,青年人都离村去从事工资性收入的工作,或离      开农村走向市场。现在老人,妇人留村者多。

    由于是山林地区,收成有限,丰不了富不足,自古村民就有外出寻找机会的习惯。在百年以前,二十世纪初,当时就有人坐了鸭蛋船,渡过杭州湾,从南岸到上海北岸来找生活。

    过去闯荡海的人也不少,据说近期,有韓国人到鄰村,任佳溪来认祖认親者,此韓国人祖上为任佳溪人,因出海营生,逢恶劣天气,乘舟失控,只能在海上漂浮,真是听天有命了,不知那一天,竟然漂到了陆地有人居的地方。他到了人生地不熟的韓国,那里人还好,让他留下衍生后代,相传数代成了厐大的家族。但那个死里逃生的祖先,死死记住自己是浙江慈溪任佳溪这个出生的家乡,始终不忘他的根。在那科学不发达,交通阻隔的时代,他回不了家,但他把家乡的根,一代一代传给了他的子子孙孙,因此如今才有大隊人马回来认祖,并用现代化设备,场面宏伟。成了传奇,他是少数的幸运者,也许更多的闯荡者葬送海底。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村里有人受洋务运动的影响,也搞起实业救国。我记得在村的中央,曾造了个轧米厂,用蒸气机为动力,办起现代化的农村工业;骱茉,十多个人,用绳索拉着铁轮子来发动机器,从空,空,空的响声中转到轰隆隆的机器自行运转中。当時燒的是木材,不是煤化石油。不久也仃办了,成本高,来轧米的人不多,失败了。以后还办了釀造厂,蒸出来的糯米香漂全村,我们小孩去,他会送你饭团一小块,给你尝。但也未经营好。这是当时的农村经济环境条件还不成熟。办这番事业的是我堂哥方彭年,因他的这些表现,土改時没评上地富份子划为开明坤士,谢天谢地。

    我儿时的西蔡大家都叫惯为蔡家,其实它又叫方蔡,因有方蔡两姓组成,且方姓人占多数。

    那时村里的环境和面貌似比现在好,村的西南边,种了.近五米的芦苇,长得高高的,十分茂盛,已有不少年月,长得很雄伟,.祖先用来防台风的,这些芦苇带,约有近百米长,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声音,在摇曳中,他的倩影真是道自然的风景线。我离乡后,再回去就看不到了,可能为了增加耕田给废弃掉,但实在可惜.。

    西蔡村的村西旁,有棵老樟树,根枝逎勁,雄伟挺立。小时侯几个人围起来也抱不过来,树干太粗了,树冠很大,像座绿色的蒙古堡,煞时好看。六十年代时,被坎掉了。这是棵我们建村祖先种的门面树,标志树,乡村味也显示出来了,但现在看不到了,村里的这个古迹消失了。

    村北边还有几座古坟墓,石质的,墓碑及四周都用石板建起来的,墓碑很大,我儿时不识这些字,他可能是蔡姓祖先,有资格设墓在此,后耒的族人一般都建在离村的蔡家山上了。

         村西边有条河,河边也有几座大墓,也挺气派的,这可能是方姓在此建村的祖先,这些墓不知什幺时侯都掘了,以后我回家都末见过。

    灵绪湖

    西蔡东南边有个灵绪湖,面积很大,过去是古人用来蓄水灌溉用的,每当夏季水稻生长季节,湖水开闸,通过水网把水放到各个河中去?⑹肿彻,水流落差高,隆隆水声和水瀑飞溅,大人小孩闱看热闹,有一次水闸中放冲出一只大如洗脸盆的老鳖,冲到河中不知去向。

    如今把湖的西半部改作农田,湖面缩小了,只有环着山脚下的湖面,把过去蔡家湖塘撤了,另外从蔡家山脚至潘岙的山脚处,辟了一条新的湖塘。缩小湖面也许有道理,湖中积水都来自山水,.环山建湖有利积水。被删湖面则不在山脚下,无积水功能,而且会增加蒸发水份的不利因素,但我们从小生长在湖边,这个被弃的湖面,则是我们小時侯游戏活动忘不了的乡恋之一。

    这蔡家湖塘修筑得非常坚固,有十多米高,十多米宽,湖面边用大石块驳筑起来,抵御湖水的冲击。特别是大風大浪前浪打后浪一直打到石驳上,但历经过朝代的洗礼,湖塘依旧如故,沒被冲毁,我们常在湖塘上玩,座在湖边石驳上看湖。

    湖塘下朝东南方向还有一个河埠头,用石板作级梯,从塘上走向河埠。河埠也是有整条的石长板和方石板组成,小时侯我们这些小朋友,用棕树絲做成一个圈去抓老虾公,让虾吃饭粒,再用棕树絲圈从其身后慢慢地把其套上,再高高的举起,小朋友这时喜逐颜开;褂妹滋月奕ゲ恫钏穆,他是一种浮在水面的长条型鱼,成阵结隊在河埠觅食。

    河埠向湖中央望去是一片绿色的茭白田,为什么在十分深的湖中央有一块茭白田択在其中,这是古人有意为之.估计在挖湖時畄下这片地的.它是可以用来种植水生植物.让湖水终年淹沒这片地,使湖中绿地一可起净化水质的作用,二可让湖中的鱼类有个息地,也是飼料库。

    春天茭白地吐出绿叶来.夏日绿叶长得茂盛,秋天是丰收的季节,茭白都长出来了,但那都是灰茭,剝开心一看,都是黒黑的灰粉状,冬天就有人撑船去收来吃,有的咸菜烤,用咸菜和茭白一起烧,当莱吃,还有吃白相的,茭白放在草火堆中烤,熟后有些焦黃,味道有些香,吃后滿口墨黑。

    画家的殘荷画,很多人都赞尝其实我们湖中的殘茭叶,秃头无叶,一丛丛抱团傲立在寒风中,滿目金黄的美景,令人陶醉。冬日里茭白田也是野鸭野鹅的窠,它们经常在空中鸣叫,特别是夜里鸣得更响更遠,。

    湖塘是L型的,从蔡家山脚南北,向再转折东西向,形成去东蔡的路。在南北向的北端有个大辗子,石头做的园环型的轨道,谷子放在槽中,牛拉动大石辗,把谷子壳都辗脱了?闪呐C勺叛垩刈旁踩Σ回甑刈,牛以会有人看着牠,其实人早已走开,或走上塘,去到一棵大树下避太阳或与人聊天。

    现在塘都拆了,树没了,辗子也没了,农村已失去了上世纪的早期景色。

    湖的北面是东,西蔡两个村,湖的南面为任家溪,东面为湖屯,西面为蔡家山,沿湖走一圈一天也走不完。

    我们有人见到两条大得有一人之长的大黑鱼,一雌一雄。村人拿鱼刹去捉,但鱼被吓跑到水下去了,可见灵绪湖水深,湖面广,养得出大鱼来。

    蔡家山

    南北向的西蔡在,北在任家溪,约四,五里地。东西向东面临灵绪湖,西面是大批农田,约二里左右,一般上山有五条路可走,西面沿山走任家溪,过去是比较好走的,西面半山腰的一条路也是可以的,走的人都是上山打柴或耕作,山顶大路走的人多,我们当时的一些小孩都走此路,一般都去用竹耙子,车些松毛丝[车即耙的意思],把松树针叶,老后掉地的松毛,收起来作柴火烧。那些有力的大人去挖枯树根,很耐烧也可去卖,还有一条是东面半山腰的路,当时不顺畅断头路,最后一条东边的沿山路,山边都是窄狭的稻田。过去我少年时,这些路可说是路路通,但现在已走不通了,有的筑围堵路,防人去后会污染湖水而断了路,有的走的人少或没了再走,使原来的路草木丛生,没了路。正如鲁迅所说,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蔡家山除了种松树,沒有别的山产品了,在松树下只有野生的灌木,最高一米一般只有五,六十公分,只能用来作柴烧。我们小孩也会磨好柴刀去割柴,大人会催我们上山作柴去,我们家乡把打柴叫作柴,这和做文章叫作文一样有意思。山上不种别的东西,柴割完了,明年还会发出新枝耒,完全是自然状态。当然山上还长着香菌,我们会去採的,野生自然的,很好吃,它的软滑和淸香,至今仍畄在我心间。

    此山也是我故乡小村的一个自然经济的重要环节,專门解決农民的炊事燒火的事,是当時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醤,醋,茶。柴为首呀,现在村民燒柴用煤或汽,山对农民的作用越耒越少,上山者甚少,荒山了。但面向村的西北角,近几年种植了一片毛竹林,可以伐竹当材料,也可挖冬,毛两笋,可自己吃也可出卖。

         蔡家山有我祖父的坟,在东边半山腰上,我父母的坟在山的西北角的山脚下。养育过我父亲的姨婆也葬在山上,我姑母,姑父坟都在山上,这是方家人对蔡家山的深深情感。

    蔡家山有兔,野鸡,獐。我小时侯还出现过一只柴狗,顶大的,见到牠有些赫人,牠在山顶挖过大洞,挖出的土堆得高高一座,牠从不犯人,坐在路边与人相视。

    村里还有一户业余上山打腊的,还养了一只腊狗,狗把野兔,獐等赶出窠里,让腊人去打,但獐跑得快,逃到山下去了,在陌阡的田野上,跳跃飞奔,一会儿就离开了人们的视线,逃之夭夭。只有一次見过一只可怜的獐,被腊人三面保卫,牠只好向湖中的一面跳水游出,但牠四肢很细,划力不足,腊人没打枪,下水向獐游去,赶上后活抓了。腊人背着猎物,兴高彩烈地回村了,那只可怜的獐,已折腾得奄奄一息。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台国民党要反攻大陆。东南沿海地区是主要的攻击地,蔡家山成了目标,飞机向山下俯冲,炸弹在山南边的水稻田炸了两个坑,大小足有三公尺的两个圆坑,我见到时稻田都灌满了水,成了二个大水坑。这事得谢谢飞行员,他们没去炸村荘农舍,那不毁房伤人吗?而去炸山边的稻田,他既完成投弹任务,可回去交差,又不伤及百姓,真有良心。

    记得我小时侯,山顶上有两棵大松树,几十丈高,树干徑有三,四十公分粗,在满山遍野种的都是松树,唯有这两棵松树太得显目,因太大,太突出了。这是祖先在垦山时选了松树,並移植了两棵有年头的大松树来统领全山的松树,它有四十多尺高,十分雄伟。人们在远处也能见到高耸入云的大松树?上缃窦复位叵缍嘉丛嗉。

    在西蔡的北边有条通往高港和范市的石板路,在路的北面有一座小庙,庙四周墙彻成,有佛门,有菩萨,是西蔡做佛事的地方,平时冷冷清清,遇佛事人顶兴旺,但现在也拆掉了,菩萨被湖屯人搬走,在那里另建了一庙,把搬去的菩萨再供起来。现在西蔡人相佛还很多,他们年底守岁,就跑到湖对面的湖屯去了。

    西蔡随着时代的变迁,变化的是衰退,古的东西不见了,新的东西似不多,除了新的晒谷场,及几幢新农居,许多房子年久失修,有的倒塌,有的不见了。畄着的是些败落残留着的旧屋。我家祖辈住的老屋,这次回家时,刚被台风刮掀掉了屋顶。农村很败落,青年人都走了,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西蔡怎能有活力?

    振兴农村,建设新农村的任务可不轻松,西蔡人少地不多,很难规划。但随着机械化,规;呐┮捣⒄,西蔡的留存问题成了历史的转折点,拼到范市镇去,搬迁走,还是留着坚守西蔡旧址?但规;呐┮凳俏薹ń械。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后在成都市交通.邮电等部门从事管理工作,60年代后在上海市地震局工作,从事地震科普創作,80年代在上海市財贸办.商业委员会工作,主要从事商业管理和商业理论研究,发表文章数十篇,参与商业規划和商业課题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方彭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
    福彩好运2一天_福彩好运2一期计划 知名教授分尸女生| 唐嫣怀孕后封面| 乒乓球八连冠| 深圳豪宅线标准| 中卫回应林区污染| s9总决赛fpx夺冠| 蔡徐坤赴英国进修|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 翻译| 李菁菁宣布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