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op7pr"><track id="op7pr"></track></dd>
<button id="op7pr"><object id="op7pr"><input id="op7pr"></input></object></button>
  • 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推行“债务外交”?

    梁海明 原创 | 2018-11-21 13:3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一带一路 债务外交 

      中国是否通过“一带一路”推行“债务外交”,近日已成为国际舆论的热点话题。对于马尔代夫新任总统萨利赫来说,答案是肯定的。萨利赫于上周六(17日)在首都马累宣誓就职的演说上,指责中国的投资令马尔代夫债台高筑,宣称国库已遭中国“洗劫”,国家陷入了债务危机除了马尔代夫之外,不少亚洲国家如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非洲一些国家,均出现了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推行“债务外交”的相关质疑。国际舆论对此言之凿凿,让我们产生浓厚的兴趣去探其究竟。何况,我们也认为,债务问题是数学问题,有数据可供查证,不致于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而为了公平起见,本文只采用来自非中国的数据。

      首先,我们从马尔代夫的债务问题说起。马尔代夫目前的债务有多重?鉴于马尔代夫新任总统萨利赫就职演说时并未提出最新的数据,以供外界查询,因此,我们采用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以作为参考。

      根据美国CIA的官方网站显示,在2017年,马尔代夫的国债占GDP的比重为68.1%,世界排第53位,低于邻国的印度(70.2%)及斯里兰卡(79.4%)。马尔代夫2017年的GDP为45.05亿美元,在对外债务方面,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为止,马尔代夫的外债为8.488亿美元。IMF的数据则比CIA的数据更低,IMF数据显示,马尔代夫国债占GDP的比重为34.7%,预计到2021年,马尔代夫国债占GDP比例将升至51.2%。

      对此,我们按从高不从低的原则,以CIA数据作为我们探讨的基础。我们首先讨论马尔代夫国债和外债的问题。

      从经济学上看,国债和外债是有区别的。国债是由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为筹集财政资金而发行的一种政府债券。马尔代夫的国债占GDP的比重为68.1%,这意味着马尔代夫政府是为筹集政府的财政资金,用来支付国家的行政开支、医疗开支、教育开支等公共开支,而向国内外发行的债券,这些通过向国内外筹集资金所形成的债务占GDP的68.1%。对此,国债占GDP比重的高低,只与马尔代夫政府发行多少政府债券有关,而与中国无关。马尔代夫新任总统萨利赫,应该并非以国债占GDP比重的高低来指责中国的“债务陷进”。

      那么,马尔代夫新任总统萨利赫应该是以该国外债的高低,来指责中国的“债务外交”。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定义,外债是指任何特定的时间内,一国居民对非居民承担的具有契约性偿还责任的负债,不包括直接投资和企业资本。一国向外借债主要是为了筹措资金,用于投资,以促进本国的经济增长,或用于弥补财政赤字。外债是由国内积累、国内储蓄与投资的差额引起的。

      因此,如果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认为该国是从中国借债而导致出现债务困境,口说无凭,还希望萨利赫能够公布最新数据,例如,在马尔代夫的8.488亿美元外债当中,来自中国的债务比重是多少。以及这些来自中国的债务,推动了多少马尔代夫的GDP增长,增加了马尔代夫多少就业岗位?另外,如果萨利赫还有比CIA和IMF更新和更可靠的债务数据,也请一并公布,以此解除国际社会的疑虑。

      其次,我们也将探讨马来西亚的债务问题。马来西亚总统马哈蒂尔、财政部长林冠英此前指出,截至2017年底,马来西亚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为80.3%。这一债务数字远高于前总理纳吉布政府披露的50.9%的水平。他们并指责中国是马来西亚债务高涨的主要肇因。

      马来西亚前任总理纳吉布对此曾发布声明,认为新政府的数据不正确,且表示新政府并没有对现在债务规模给出细节,这种做法将扰乱金融市场,引起信用评级机构的警觉,并影响投资者对马来西亚体系的信心。

      在国际社会,政党轮替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政党轮替之后,前后任政府公布的数据却有如此大的差距,却让外界震惊。这是因为,马来西亚的首相虽然换人了,但负责数据整理工作的中层政府官员并没有换人,在一夜之间,债务水平却由50%升至80%,这无疑是让中层政府官员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也相当儿戏。

      这也向外界表明,马来西亚现任政府,或者马来西亚前任政府,他们其中之一公布的债务数据是为政治服务的,而不是为真正的经济运作服务的。到底是哪一任政府公布的数据是真实的,是为经济运作服务,而不是为政治服务呢?相信包括我们在内的国际舆论都非常关注。

      而我们根据美国CIA网站的数据发现,马来西亚的债务占GDP的比重是54.20%,世界排第90位。马来西亚这个比例,不但远远低于排第1位的日本(236.40%),第13位的新加坡(110.90%),还有22位的法国(97%),29位的英国(87%),34位的美国(82.30%)以及78位的越南(58.20%)。因此,如果马来西亚现任政府认可美国CIA数据的话,马来西亚的债务水平处于中等,风险并不高。但是,如果马来西亚政府不认可美国CIA的数据,为了释除外界的疑虑,建议马来西亚现任政府公布债务的细节,这样,国际社会就可以很快了解到底谁的数据才是正确的。

      尤其重要的是,最近国际舆论关注的中国“债务外交”问题,是否也可以请马来西亚现任政府,公布对外债务当中来自中国的债务占有多少比例。是100%,50%,30%,10%?如果只是10%至30%的债务来自中国,指责中国进行“债务外交”并不公平。而如果是50%或以上,那完全可以指责中国在马来西亚进行“债务外交”。因此,也希望马来西亚政府公布马来西亚的债务当中,来自中国的债务占有多少比例的数据细节。如果中国不是占最大比例的话,那么,哪些国家是占最大比例,也请马来西亚政府公布细节。

      与马来西亚相类似的,还有国际舆论近日热议的中国“引发”斯里兰卡的外债高涨问题。但根据斯里兰卡中央银行的统计数据,2017年中国的贷款仅占斯里兰卡外债的10%左右,其中61.5%是低于国际市场利率的优惠贷款。因此,很明显,来自中国的贷款并不构成斯里兰卡外债的主要负担。

      至于非洲国家的债务问题。根据互联网的公开的信息,2000年至2016年,中国对非洲国家的贷款仅占非洲外债总额的1.8%。因此,非洲国家债务缠身的问题,从数据上可得知,也并非由中国所引起。

      太平洋岛国的情况也相似。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两位学者Rohan Fox a和Matthew Dornan,日前发表的China in the Pacific: is China engaged in “debt-trap diplomacy”?报告,也可得出类似的结果。两位学者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亚洲开发银行(ADB)的数据,分析了从2008年至2017年太平洋岛国的债务情况,他们得出的结论是:China holds around 12% of the total debt owed by Pacific nations, or US $1.3 billion out of US $11.2 billion in debt in the years in question.(在太平洋岛国的112亿美元总外债中,来自中国的外债是13亿美元,占太平洋岛国总外债的12%)。

      由此可见, “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债务问题,与“一带一路”建设及其项目没有必然联系,早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一些国家债务水平原本就已很高,而且主要是从其它国家和国际金融组织长期大量的借贷造成,中国并非是这些国家最大的债权方。

      此外,我们认为,一个国家适当的外债,有助于提升该国的经济发展。尤其是在当今国际激烈的竞争下,哪一国家能够大量地、低成本地、可持续地吸引到外国的资金,哪个国家就能够获得竞争优势,一个国家的融资能力,体现了这个国家的发展前景。

      以中国为例,中国经济腾飞快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方面得益于持续40年来不变的改革开放政策,另一方面,则得益于外资源源不断涌入中国投资。我们也认为,如果“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政策朝令夕改,且未能吸收低成本和持续的外资,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令人担忧。

      然而,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众多“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并非化外之地,欧洲、美国、日本乃至印度,早已对这些国家进行投资,为什么同样是投资资金,西方国家及印度的资金就是香甜的“馅饼”,而中国提供的资金就变成了黑暗的债务“陷阱”呢?

      因此,我们最后才发现,中国是否通过“一带一路”推行“债务外交”,已不是一道数学题,而是一道政治题。数学问题,有解。政治问题,难解。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福彩好运2一天_福彩好运2一期计划 窦骁| 海上钢琴师| 百万美元宝贝| 印尼马鲁古海地震| 2012| 二次曝光| 俯卧撑| 莫雷必须道歉| 杨紫| 断背山|